1985年10月190期上一篇下一篇

#發行日期:1985、10

#期號:0190

#專欄:科學/人文/科學史

#標題:中文化學名詞的演變(上)

#作者:劉廣定

第一本藥物詞典手冊
初期的元素及無機化合物之中文譯名

初期的有機化合物及一般化學名詞中文譯名

   

附表一:中文元素名稱變遷表

附表二:中文元素名稱變遷表

附表三:中文元素名稱變遷表
圖一
圖二
圖三
圖四

 

 

 

中文化學名詞的演變(上)


中國文字埵酗ㄓ眲O「多字同義」或「一字多義」的。約在西漢初年成書的「爾雅」是中國第一部解釋字義或詞義的工具書,例如其第一篇第一條:「初、哉、首、基、肇、祖、元、胎、俶、落、權、輿、始也。」與「始」同義的就有十二個字,而每個字幾乎都至少還有一個其他的意義。對於普通的字詞,常不難從上下文猜測其義,然而對於專有名詞卻難得多了,但是不少中國人卻偏偏喜歡標新立異,創造新詞,把事情弄得愈來愈複雜。

第一本藥物詞典手冊

我國的金丹術大盛於唐代,憲宗元和元年(公元806年)喜好丹術的梅彪,有鑑於鍊師術士各用特殊的藥名或器具名,甚難理解,因而編纂了「石藥爾雅」。內容除六十五種金石類煉金丹用藥外,尚有九十四種草、木、果、菜、水、土及人、獸、禽、蟲、魚等藥物及六種煉金丹器具隱名的解釋。另外還列舉了二十四種已煉成丹藥的別名異號。它是中國第一本有關藥物的詞典手冊,到現在仍有其參考價值。以「水銀」為例,「石藥爾雅」卷上列有二十一個別名:「汞、鉛精、神膠、水、玄水、子明、流珠、光珠、太陰流珠、白虎腦、長生子、玄明龍膏、陽明子、河上女、天生、玄女、青龍、神水、太陽、赤汞、沙汞」
實際上還不止於此,在梅彪以前「陵陽子明」也是指水銀。到明代李時珍撰「本草綱目」又增「靈液」一名。此外,同名多義更增加了混淆,例如「鉛精」同時是「鉛」的別名,「水銀霜」也「一名白虎腦」,「酢」(醋古字)又有「玄水」、「神水」等名,都和「水銀」的別名相同。中國自古講究「正名」(見論語「子路」),但有關科學的各種事物,卻從來就沒想過「正名」的問題。其中有關化學的中文名詞制定是十九世紀中葉,西方近代化學傳入我國以後的事情了。

鴉片戰爭之後,老大帝國的門終於被列強打開,伴隨著經濟、宗教和毒品的侵略,當代西方的新科技知識也因而輸入中國。「化學」開始較有系統地傳入我國的時間很可能是在一百三十年前(清咸豐五年,公元1855年),但那時尚無「化學」這一名稱(註一)。那一年,上海的墨海書館出版了一部英國醫師合信(B.Hopson)所著的「博物新編」。此書一冊分三集,第一集堨]括一些有關氣象學、物理學及化學的知識。其化學部分介紹了氧、氮、氫、二氧化碳、硫酸、硝酸及鹽酸等物的性質與製法(見圖一),並說:「天下之物,元質五十有六,萬類皆由之以生。」然而,該書既未敘述每一元素(元質)之名,各物名稱也多未統一。例如:氧叫做「養氣」或「生氣」,而「生氣」又指空氣;氫叫做「輕氣」或「水母氣」;硫酸叫做「磺強水」或「火磺油」。

初期的元素及無機化合物之中文譯名

元素及無機化合物化學式的中文表示法,首見於「格物入門」一書。清同治元年(1862年)京師同文館開始招生、授課。同治七年(1868年)總教習丁韙良(W.A.P.Martin)撰成「格物入門」七卷,第六卷為「化學」,可能是第一本中文的化學教科書。該書分「論物之原質」、「論氣類」、「論金類」及「論生物之體質」四章,另有附錄「化學總論」。介紹了一些重要的元素(稱原行)及其化學性質與反應,有二十五種元素賦與中文名稱,其原則大概是(參閱附表):
一、中國原有的如「銅、鐵、錫、硫磺」,直接使用,但銀稱「白銀」以別於「水銀」;金稱「黃金」,因platinum譯為「白金」;鉛稱「黑鉛」,因將zinc(鋅)譯為「白鉛」。
二、各元素名除銅、鐵、鍚外均為兩個字。
三、氣體元素採合信之法用「某氣」,但除「養氣」與「博物新編」相同外,以「淡氣」表氫,「硝氣」表氮,「鹽氣」或「綠氣」表氯。
四、某些元素直接採用中國含此元素的礦物名,例如以「信石」(信州所產砒石,即三氧化二砷)名「砷」。
五、其他用意譯,例如「矽」為「玻精」(玻璃主要成分為矽),「鉀」為「灰精」(草木灰中提煉而得,源自英文的potash),但不造新字。
六、創音譯法,如銻為「唵的呢」。

化學式的寫法有時只用中文,有時則在中文下加西文符號,元素名稱超過一個字的以其中一字代表,原子數目則未考慮,如「養鐵」、「養鉛」。在此書中丁韙良曾用音譯「阿呢」(ammonia,氨),並創「鹽酸」、「硝酸」之名,但將硫酸名之為「磺酸」。

大量西書中譯的工作自十九世紀的七十年代後期起始展開,化學書籍之編譯分在三處進行。江南製造局的英人傅蘭雅(J. Fryer),開始與徐壽合譯韋而司(D.H.Wells)所著「Principles and Applications of Chemistry」(1858年版),與徐建寅(徐壽之子)合譯包門(J.E.Bowman)及蒲陸山(C.L.Bloxam)合著的「Introduction to Practical Chemistry, including analysis」(1866年版)。廣州博濟醫局的美人嘉約翰(J.G.Kerr)與何瞭然,依上述韋而司之書及方尼司(G.Fownes)所著第十版「Manual of Chemistry」(1863年版)編譯「化學初階」。北京同文館的法人畢利幹(M.A.A.Billequin)與聯子振(註三),也以F.J.M. Malaguti的「Lecons elementaire de chemie」(1853年版)為底本編譯「化學指南」一書。這幾人中以傅蘭雅最是有心,他不但曾在同治八年(1869年)與嘉約翰通信討論中文科學名詞的問題,還與徐壽合編了一本「化學材料中西名目表」,書成於同治九年(1870年),但遲至光緒十年歲末(1885年元月)才刊行。

以上各書均是以西人口譯,華人筆述的方式完成。首先印行的是1871年初的「化學初階」(註二)。此書中元素譯名少數仿「格物入門」,但不用符號。其命名的原則為(參閱附表):
一、中國固有之名不變,其他則可創造新字。
二、儘可能只用一個字。
三、非金屬液體用「水」旁,固體用「石」旁,但當時視「砷」為金屬,因存於信石內故用「」。
四、金屬用「金」旁,依意義或西文讀音(第一音或第二音)採用中國固有之字或創新字。如「釱」(中國固有)、「錳」(新造)。

化合物的名稱也仿「格物入門」,但加小字表原子數,例如硫酸鉀(K2SO4)當時誤為KSO4,故寫成「磺養四」(直書)。

「化學鑑原」出版於同治十一年(1872年)。其中元素的譯名多與「化學初階」相同,但有三項改進(參閱附表):
一、為求書寫化合物時之方便,除了「養氣」、「輕氣」、「淡氣」、「綠氣」及「弗氣」五種氣體元素外,其餘都只用一字(見圖二)。
二、凡有中國古代未知者,或未定名者,一律採「音譯」,理由是:「譯其意義,殊難簡括,全譯其音,苦於繁冗。今取羅馬文之首音,譯一華字,首音不合,則用次音,並加偏旁,以別其類,而讀仍本音。」這一點也是後來教育部的「化學命名原則」所本。
三、儘量用中文原有的字而不另造新字,但有時讀音改變,例如「鋅」古讀如「子」,借用後改讀如「辛」。

本書中64種元素名稱的大部分,均為現今國立編譯館審定之部定化學元素名詞所採用,詳見後表。

此二書稱元素為「原質」,化合物為「雜質」。化合物的名稱仍因循「格物入門」的寫法,例如氨為「輕淡」;水為「輕養」;三氧化硫為「硫養三」(直書)等。化學方程式也用直寫法表示,現在用「+」的,那時用「⊥」;現在用「-→」的,那時用「」。茲舉一例如下(見圖三):這就是CaF2+H2SO4CaSO4+2HF的化學反應。那時認為硫酸是帶水的三氧化硫,而鹽類為本質(鹼基)與配質(酸基)構成,故硫酸鈣(CaSO4)為CaOSO3

畢利幹等編譯的「化學指南」(註二)出版於1873年,元素名稱有些仿「格物入門」的譯法如輕氣、硝氣(氮),也有一些另創新名如矽為「砂精」;並且創造了一些新字,如將「信石」(砷)合併為「」,將「無名異」合併成「」表示「錳」,「鋁」用「」表示。又因碘受熱產生氣體為紫色,而用「」表示。這些字筆劃較多,使用不便,除了後期同文館出版的如「化學闡原」〔光緒八年(1882年)畢利幹口譯,承霖、王鐘祥筆述〕等書外,沒有他人採用,而遭淘汰。但是畢利幹等卻首先採用了以符號表示的化學方程式,例如:
 AzO5+SO2=SO3+AzO4(註四)
式中Az表示氮(N),原因是採用法文Azote,相當於
N2O5+SO2SO3+2NO2(N2O4)
到十九世紀末期又陸續發現了十餘種新元素,光緒二十六年(1900年)杜亞泉在上海創辦「亞泉雜誌」(註二),第一冊於農曆十月初八由商務印書館發行。它是中國人自辦的第一種完全刊載科學文章的雜誌,其中即有介紹當時所知七十六種元素名稱及原子量表。他首創以「气」表示氣態元素的命名法,而以「氬」為1894年新發現的元素Argon譯名。其所定之名沿用至今的,除氬外,尚有鐠、鈹、鐿、銩等。但是他似對此嘗試尚無太大信心,故helium並未譯成含「气」之字,而據日文音譯為「歇謨」。然而他似又對「氬」字有特別喜好,亞泉雜誌封面即有「氬線」兩字(見圖四),據說杜亞泉本名煒孫,後來即因「氬線」而改名亞泉。

初期的有機化合物及一般化學名詞中文譯名

在「格物入門」中介紹的有機化合物很少,其中一部分未命名,另一些則用意譯如草酸、醋酸、蔗糖、乳糖、酒精等。光緒元年(1875年)傅蘭雅與徐壽,將蒲陸山所著「Chemistry, Inorganic and Organic, with Experiments and a Comparison of Equivalent and Molecular Formula」(1867年版)的435∼635頁有機化學及生物化學部分,譯成「化學鑑原續編」二十四卷。其中化合物名為音譯,現在讀來,頗覺怪異。例如苯胺(aniline)為「阿尼里尼」,糊精(dextrin)為「對格司得里尼」,乙醚(ether)為「以脫」,水楊酸甲酯(methyl salicylate)為「米以脫里曬里西里第」,甲苯(toluene)為「多路阿里」等。此後約三十年間我國化學書刊一直沿用此譯名法。此書中也用中國固有名稱意譯如「醇」(即酒精,今名乙醇)、「安息酸」(即苯甲酸)及「琥珀酸」等,但不完全。例如以「曬里西里酸」譯salicylor acid,而未用「水楊酸」之名。(下期續完)

劉廣定任教於台灣大學化學系,本刊編輯委員

註一:參閱科學月刊13卷9期74頁拙文。

註二:未見原書,資料輾轉引自他人著作。

註三:據出祥伸的考證。

註四:可能當時化學式有一種寫法是把原子數寫在右上方。

 

 

 
   

回到最上面

 

科學月刊全文資料庫

最佳瀏覽解析度800*600,請使用IE4.0以上版本的瀏覽器

科學月刊雜誌社.金台灣資訊事業有限公司.圖龍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
Copyright 2000 Science Monthly and King-Taiwan 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