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5年11月191期上一篇

#發行日期:1985、11

#期號:0191

#專欄:大家談科學

#標題:甯P命名及中譯略述

#作者:郭中一 

黎曼假說還活著

   

表一:希臘小寫字母及其讀音
表二﹕三垣二十八宿詳表(本表取材自陳遵媯「中國天文學史」)

 

 

 

甯P命名及中譯略述


【摘要】「大家談科學」是為讀者闢的專欄,我們希望讀者就日常生活或是學習過程中發掘一些有趣的問題,自己試著給它一個科學的解釋,然後提出討論。我們誠懇地希望讀者們熱烈反應,藉著這一欄的篇幅,交換大家的心得。因為是個人的心得,所以不代表本刊的意見。

一般天文書籍及通俗科學讀物中,甯P譯名每多謬誤,筆者希望以此文略述其通則,以助譯者不致誤譯,讀者不致誤解,入門者得循階而入。

目前國際通用的甯P名稱是根據,1930年國際天文聯合會(International Astronomical Union﹐簡稱I.A.U.)所設定星座為準,以約定俗成的法則命名。

星座的設定是為了便於甯P的識別,國際天文聯合會所定的八十八個星座,是以托勒密(ptolemy)天文篇(Almagest)中的四十八個星座為主要依據,再加上歷代觀測所增,尤其是已往觀測未及的南天星座。其中包括了北天星座二十八個,黃道星座十二個,南天星座四十八個。所有的星座統一採拉丁文名稱,如仙女座為Andromeda。若再採用物主格,不免繁瑣。日本天文界早已不採物主格。我們可採赫茲許普榮(Hertzsprung)及羅素(Russel)建議,以三個字母簡稱之。如天鷹座座名Aquila,物主格Aquilae,以Aql簡稱之;大熊座座名Ursa Major,物主格Ursae Majoris,以UMa簡稱之。

座內各星大略依其表觀亮度,按希臘字母順序命名(見表一),如牛郎星是天鷹座內最亮的星,命為α Aquilae或α Aql;北斗七星的天璇是大熊座內次亮的星,命為β Ursae Majoris或β UMa。但是遇到光度會變化的變星(variable),如增二或天囷變星( Ceti),此原則就未必適用,大概是沿襲已往習用而來。希臘字母只有二十四個,如果一星座內的星數超過此數,再用英文小寫字母,用完後再用大寫字母。如果星座內星數過多,我們便自西向東以數字按序編排。

變星的命名,按照發現早晚依序以英文大寫字母表示,首先發現的為R(一般星命名至Q為止),如RMonocerotis,即是麒麟座內第一顆被發現的變星。次為S,如此依序至Z。再繼之以雙字母RR、RS…RZ、SS…SZ…ZZ、AA、AB…QZ依序命名,其中略去字母J,以免與字母I混淆。至此已有334個以次相從的名字,倘仍不足,則以數字代之,前加字母V以表示是變星,自V335開始。依此順序可舉數例:如T Tauri, RR Lyrae, AG Pegasi, V 378Orionis。

至於已往原已命名的變星,我們不納入此系統而另行命名。如δ Cephei, α Herculis, δ Scuti, β Canis Majoris屬之。

新星(Nova)亦屬於變星的一種,以前它的命名是以發現年代為之,如Nova Aquilae 1918。1925年以後,統一以變星的命名法則命名,如Nova Aquilae 1918,現稱為V603 Aquilae。

除以上的命名外,自古就為人所注意的亮星,很早就有特定的阿拉伯名稱,而且這些名稱與其學名並行不悖。如δ Orion又稱Mintaka,意為獵戶的腰帶;著名的變星 增二( Ceti)又稱Mira,意為不可思議之物(但非阿拉伯名)。

對於星名的中譯,倘本有通用的中名者,例如氣象局天文日曆所列之七十餘顆較明亮之甯P,無妨優先使用。若無,當按國際天文通用方式直譯。因此α Cygni或Deneb,可譯作「天津四(天鵝座α星)」。變星如δ Cephei,可逕譯為造父一; T Tauri可譯為「金牛座T星」。

西方將天空分區、星體分群落的是「星座」,中國用的是「星官」,將天上甯P個個賦予職務,各有所司,如人間之有官職一般。周代起已有二十八宿的說法,書經上即有記載。目前所見關於星官的最早經典之作,當推漢司馬遷的史記天官書。到了唐代,道號丹元子的不知名人士,依據唐李淳風所修隋書天文志中,所記載陳卓的星圖整理工作,而編成「步天歌」,將全天分為三垣二十八宿(見表二),成為宋以後中國命星系統的主要依據。

至清乾隆年間,傳教士戴進賢考定中西星名,測定諸星位置,作「儀象考成」一書,亦加入近南極諸星,本無星的增星,本無官的增官。如畢宿原有畢宿一至畢宿八八顆星,現便加了畢宿增一至畢宿增十八等十八顆星;如海山、孔雀、十字架等,則皆為近南極的增官。道光年間,周餘慶等更撰「儀象考成續編」,將星數復增百餘。我國的星名訂定至此而備。

自清至民國以來做了不少中西星名的對照考定,但仍有部分未能確定。未來更清楚詳明的中西星名對照表,還有待有志者的進一步努力。顧炎武曾說:「三代以上,未有不識星者也。」今日欲達「人人識星」之社會的第一步,或許是認識正確的星名與正確的譯名吧!不過物理學家費因曼(R. Feynman)曾說過:「知道了名字術語,並不等於獲得了解與知識!」真正喜愛星星的同好,在知道名稱之餘,希望能更進一步去認識它們的特徵,了解它們的性質。

黎曼假說還活著

李國偉

1984年尾,國際數學界盛傳長居巴黎的日本數學家松本英也(H. Matsumoto),證明了黎曼假說(Riemann hypothesis)。因為黎曼假說是當今數學首屈一指的待解難題,所以松本的證明如果是對的話,無疑將成為本世紀最偉大的數學成就之一。英國研究集合論頗有成就的K. Devlin教授,特別撰文在New Scientist週刊上向一般大眾介紹這項突破。本人也趕時間將該文翻譯出來,以「1984:數學豐收年」為題,刊登在74-6月號的「科月」上。不幸的是,松本的論文稿本經基他數學家仔細研讀後,發現有嚴重的缺失,而迄今松本未能彌補起這些漏洞。想在數學天下揚名立萬的老兄老姊們,至少目前黎曼假說還活著等你們來較量呢!

 

 

 
   

回到最上面

 

科學月刊全文資料庫

最佳瀏覽解析度800*600,請使用IE4.0以上版本的瀏覽器

科學月刊雜誌社.金台灣資訊事業有限公司.圖龍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
Copyright 2000 Science Monthly and King-Taiwan 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